辛可:如何鉴定知识分子的成色
2017-05-03 15:27:48
  • 0
  • 4
  • 32

就为学而言,分三个层次:

  ▍第一个层次是要有学识

  要做到这一点,不坐坐冷板凳肯定是不行的,坐在冷板凳上也不能只是仰望星空,而要踏踏实实下点功夫,把相关的知识搞清楚。

  搞错了就应该谦虚的接受,改过来。像余先生那样,人家指出了他文章的错误,他非但不认错,还说人家想骂名人炒作。就算人家想出名想疯了,但错误在你,你这样做就有点牛二了,不是对待知识的正确态度。

  ▍第二个层次是明辨是非

  郭沫若先生是大学问家,却写了一大推肉麻的文章,今天拍这个明天批这个,根本就是个投机分子。1927年,他写《请看今日之蒋介石》,把蒋介石骂得猪狗不如,可到了1937年,蒋介石给他发了乌纱帽,就开始蒋委员长万岁了,并写了《蒋委员长会见记》,把拍马屁的功夫用到了极致;江青当红的时候,他写《献给在座的江青同志》,大拍旗手马屁:"亲爱的江青同志,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”。江青他们倒霉了,他马上写文章大骂人家是白骨精。鲁迅活着的时候,郭沫若骂人家是封建余孽、二重反革命,鲁迅死了,他又肉麻地吹捧人家"中国之伟大人物,过去人都说孔子,但孔子不及鲁迅。",郭沫若的学问不可谓不好,但只知道投机,没有基本的是非观念,所以也是个不入流的伪知识精英。

  现在中国有件很有趣的事,就是很多人大张旗鼓地反对普世价值。我觉着这事干的特不明智。反对普世价值的人,其实就是反对实行西方的民主政治,怕这个玩意冲击他们的执政地位。既然你心里这样想,就说出来嘛,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可以昭告天下,我根本就不要所谓西方的民主政治。可普世价值的内容不只是这玩意,你不能洗澡水和孩子一起泼啊。

  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,普世价值包括人的各种基本权利,难道这些你全要反吗?如果真的都不要了,我们这个国家将是个什么玩意,根本就没法玩嘛。老实说,现在政府的公信力受到挑战,在政治伦理方面处处被动,从事宣传工作的人应该负很大的责任。我不反对政府为自己的政策辩护,这很正常,但你能不能找点脑袋没被驴踢过的家伙,现在搞的这些玩意太搞笑了嘛,对不对?!

  ▍第三个层次是要有所创新

  中国要从一个跟在别人屁股后边模仿、搞山寨货的国家,变成一个创新性国家,靠谁呢,关键就是要靠知识分子。

  要做到这一点,首先要解决两个问题:一是创新必须建立在正确的知识与方法论基础上,否则就是胡来;二是创新要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潮流。

  周有光讲过一番很有见地的话,他说世上只有一条路,不管你愿不愿意,迟早也要上那条道。这是活了一个世纪的知识分子的忠告,他这100年真没白活。可有些人就是听不进去,或者听进去了装作没听见。其实这并不重要,不管你走还是不走,路就在那里,只有一条;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,结局就在那里,你别无选择。有种你就试试看!

至于做人,也有三个层次:

  ▍第一层次是必须遵守法律等基本的社会规范

  中国的法治出了问题,有法不依、违法不究,有点无法无天。

       所谓"刑不上大夫",孔夫子的设想是用礼、道德来约束所谓君子,可结果呢,所谓的君子们表面上道貌岸然,整天却胡作非为。既然社会精英是这副德行,老百姓也就跟着模仿,无法无天了。

  我们总是想用一些模范人物来教育官员和知识精英,可有用吗?

  ▍第二个层次是要有职业操守

  作为知识分子,你钻研学问,传播知识,或者为老百姓发声,这都是你分内的事,没什么了不起。老百姓用血汗钱给你盖象牙塔,养着你,就是让你干这些的,干好了是应该的,干不好你很无耻。即便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,也没必要堆上一堆高帽子,难道搞导弹、核武器,不是他的责任,他只是干了自己分内的事,这跟伟大、高尚有什么关系。再比如说教书,把学生教好是应该的,没必要学生或学生家长感恩戴德。作为医生,救死扶伤是你的职责,跟是不是天使没关系。如果你愿意像雷锋叔叔一样,把自己干的所谓好事都记在日记里,那完全是你个人的爱好,但那并不能证明什么!

  中国现在的问题,就是各行各业都缺乏职业操守,农民不好好种地、和尚不好好念经、知识分子不好好读书、工人不好好做工、当官的不好好为政,大家都在混日子,就像一个个维持会。靠着一个个维持会,中华民族能实现伟大的复兴吗?

  怎么才有职业操守,这还用我教吗,一条一条都写在办公室的墙上,照着做不就行了吗?

  ▍第三个层次要能造福社会

  北宋著名的思想家张载为中国知识分子提出了"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"立身处世的标准。"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",大概也是这个意思。

  老百姓给你修象牙塔,你躲在里边修炼,过上好日子,难道不应该帮助他们,造福社会吗?如果不,你的良心是不是让狗吃了。可现在的伪知识精英,即便已经达到肥头大耳的地步,不但不想着兼济天下,还变着法子掏老百姓的腰包,一点廉耻心都没有。

       把以上两大方面综合起来,我们就很容易得来判断知识分子的成色:

  有学识并遵纪守法,可谓三流的知识分子,也就是基本达标;在此基础上,能明辨是非、有职业操守,是二流的知识分子;再能有所创造,并兼济天下造福社会,就是一流的知识分子。

  如果连三流的条件都不具备,那根本就不入流,是个水货假货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